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娓娓道来

纽约高娓娓

 
 
 

日志

 
 
关于我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高娓娓博客公共平台。 高娓娓,美籍华人,出生于重庆,后移民美国,定居纽约。一直从事于媒体行业,做过记者、电视制片人、广告策划与宣传,拥有自己的美高美国际传媒公司和美高美国际顾问公司 因做电视节目多年,有个坏习惯,喜欢用很多画面图片说话,所以喜欢在博客中用很多图片。

网易考拉推荐

曼哈顿现代三毛的犀利和妩媚风情  

2010-08-22 09:42: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博主高娓娓写在前面的话:

   其实,很不愿意暴露自己的个人情况,在今天,我在网易的博客点击上500万,谢谢各位和网易编辑们的厚爱,庆祝我的500万,就牺牲一下,也乘机吹嘘一下自己,把其他媒体采访我的内容,放在这里,与大家共享,共同勉励

    谢谢一直支持喜欢我的朋友们

    每次特别是当我沮丧的时候,看完这些的文章之后,都会自言自语地说:我还是可以哦!今天,这些文章也是给了我不少鼓励和安慰。现在拿出来和大家分享分享吧!

曼哈顿的现代三毛 - 高娓娓 - 高看美国

 

                            长在曼哈顿的风情树__<华西都市报城市周刊>

    “与高娓娓的约定,我几乎是分秒不差地赶到事先约好的采访地点。她婷婷地站在我面前,长长的直发被一顶白色帽子压住,只在脸庞淌出两绺弯曲。恍惚间,我竟觉得见到了在沙漠里行走着的三毛,她们有些相似,而且是发自骨子里的神似。
   “也许,因为她们同样的出生于重庆;也许,她们同样的都经过了那么许许多多的绚烂、幸福与忧伤,所以,高娓娓注定会让自己长成一棵风情树,只不过,她扎在了曼哈顿的土地上。”(这是我最喜欢的最得意的,所以经常引用)

高娓娓印象 “拉丁”式尤物
2006年春天,我通过朋友的介绍第一次见到了高娓娓,我们见面的地点是双楠小区的一家咖啡厅,那家咖啡厅的灯光调节得很迷幻,高娓娓穿了一件豹纹图案的贴身连衣短裙,一步三摇地走了进来,那步态,那韵味,像极了一个充满了拉丁风情的尤物。就种风情连那天生的橄榄色的皮肤似乎也专门为了配合这风情而生的。那个晚上,当我啧啧地称赞着她的万种风情,跟她的名字一样时,我说:“如果你在曼哈顿街头,穿一件紧身小褂,再配一条印花长裙,起码会有100个以上的男人同时吹响口哨。”

    。。。。。。。

   高娓娓仰起脖子笑了,颈间露出一抹光滑的脉络,让人联想到性感,以及美妙。
借着迷幻的灯光,高娓娓生动地讲着她和曼哈顿的故事,从跳蚤市场里淘来的五美元的长裙,到在曼哈顿坐着直升飞机上班的有钱人,一直到迪拜沙漠里黄金打造的豪华五星级饭店……那些没见过的和我没听过的事儿让我有点晕菜。
  如果一定要让我和高娓娓找到一点共同点的话,那就是我们都赞同"女人应智慧而富有","金钱打开了我们的双眼"。正因为这种共同点让我们找了许多很不庸俗的理由,比如想看看世界有多大,或让自己过得更精彩等。
长在曼哈顿的高娓娓,很有风情,只要有风,就会摇曳。

                         

为快乐,时刻准备着
在美国打拼多年的高娓娓,作为美国著名华人报纸"名人专栏"记者,每天与社会名流打交道,自身也有一定的社会地位。她还拥有自己的公司, 也有不错的经济地位, 但她似乎并不快乐,有时她不知道自己的明天在哪里,又会怎么样。
今天为了明天愁,明天又为明天的明天愁,这就是那时的高娓娓。直到一个黑人女孩出现在她身边,她似乎一下就明朗了。
这个黑人女孩是高娓娓的邻居;没有稳定的收入,赚的钱只能勉强够交房租,她常常跑到高娓娓的家里借米和酱油,把米煮成"饭,再用酱油泡饭吃;但这个28岁的黑人女孩从来都很开心,她借娓娓的红裙子穿在身上,然后从头到脚配满了白色首饰,容光涣发地走上大街:“也许今天,我就能遇到我的白马王子,所以,我必须让自己每天都很漂亮。”
之后她和高娓娓之间便有了一次对话。

   她问:“你没有工作吗?”高娓娓说:“不,我有工作。”

    她又问:“你没有地方住吗?”高娓娓答:“不,我有房子住。”

   “你没有健康的身体吗?” 高娓娓说:“不,我很健康。”
  “那你为什么不开心?”女孩奇怪了。
    高娓娓地明朗了:“对呀,我没有理由不开心。”
   那天以后,高娓娓有了自己的快乐准则:无论何时何地,一定要让自己快乐;一定要让自己有所准备!
写在后面
  高娓娓走出成都以后,就走向了世界,这些年,她几乎跑遍了大半个地球,在飞机上待的时间很长,飞得很漂亮。
   她有过穿着一条五美元的裙子坐在头等舱里享受贵族服务的笑事,她也有过住在东京五星级大酒店被人偷窥的经历,她也曾用一碗放上葱,玉米和胡萝卜,炒得五颜六色的蛋炒饭把一群老外迷得晕晕登登的,齐齐称赞她又贤惠又能干……

 

   题记:做媒体目光要像猎豹一样犀利,做女人眼神要像猫咪一样媚惑

                              《女友》红人杂志专访:我不是传说中的三毛

                                               混搭高娓娓:好色女人的犀利和媚惑

LOOK记者 心香

曼哈顿的现代三毛 - 高娓娓 - 高看美国

 

 LOOK记者对话高娓娓:

LOOK记者:女人很少说自己好色,为什么老说自己好色?你真的很好色吗?

高娓娓:我喜欢一切色彩鲜艳,有颜色的美好东西,就像我喜欢色彩鲜艳的衣服

LOOK记者:你对女性在职场打拼有什么好的建议?

高娓娓:首先选好自己喜欢的职业,然后认真投入

LOOK记者:在生活中你如何减压?

娓娓:经常周末出去旅游郊外小住

曼哈顿的现代三毛 - 高娓娓 - 高看美国

《女友》采访内容部分节选:
知性聪慧,做媒体目光犀利语出惊人

世界究竟有多大多精彩?为什么要高看美国?高娓娓笑着说,主要是我们要站在一个高端的位置,来纵观美国。还有一个很简单的原因,那就是我姓高。

她语出惊人:我与温总理的“亲密接触”;毛主席天天都在曼哈顿;美国总统奥巴马和夫人为什么吵嘴?中国剩女走俏美国成香馍馍;美国的电台节目有多下流?男人穿裙子戴绿帽子的节日——圣派翠克St. Patrick节;古巴人眼里中国人有钱又可爱,很牛B。一些很主流的文化现象,在才女高娓娓非主流的镜头和文字之下,一个一个变得亲切而鲜活。

美国前总统克林顿曾说过:“毛泽东无愧于世界级领袖,‘毛泽东热’在中国乃至国外不降反升现象,更令人不可思议,美国人应当研究他的思想精髓。”美国前军官、中国问题专家R特里尔,称他奇迹般地创造了一个不等式:“毛泽东>马克思+列宁+斯大林。”而在美女才记高娓娓的镜头和文字下,这一现象却更为平民拉风:毛主席天天都在曼哈顿。高娓娓用镜头拍摄,老美穿的胸前有着毛主席头像的体恤,以及家门口挂的毛主席像章。

她问他们哪里来的?为什么要挂家门口?老美很生气,高娓娓,你还是中国人吗?她知道他误会了,赶忙说:我热爱毛主席,很好奇为什么你也喜欢?老美得意地说,朋友送的,中国人把毛主席的像挂在车上保平安。在美国车前不能挂东西,就挂在家门口,比挂在车上还保佑的范围还广多呢。你看,老美就是实惠。

高娓娓年前回国,在几所高校的新闻传媒学院演讲时,有不少同学问到美国的媒体有多开放,美国的媒体有多自由?高娓娓说其实就和任何国家的媒体一样,都有自己不同的特色和风格,政治尺度和道德规范,还就是不同的文化背景和民族习惯。引至高娓娓的原话,美国的电台节目有多下流?今天给大家看看,美国的媒体如何爆料美国总统和第一夫人的八卦,看看他们为什么吵嘴。关于美国媒体如何,大家自己可以得到答案。

美国杂志Globe爆料:奥巴马和美国第一夫人米歇尔之间表面和谐,但是关起门来之后,经常争吵,这早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去年圣诞节,奥巴马夫妇全家去夏威夷度假,还约了几个芝加哥的朋友同去,原希望借此机会修补裂缝,没想到他们从到达夏威夷那一分钟起,就发生了更加严重的争吵。由于他们之间的争吵有越来越严重的趋势,好事者预测双方关系有可能崩溃。

发生争吵的原因很多。米歇尔(45岁)认为,奥巴马(48岁)花费太多时间和一些不相干的人在一起。例如美国电视台名主持人奥布拉-温佛利(Oprah Winfrey)和奥巴马的助理里奇-勒夫(Reggie Love),而忽略了她和两个女儿。奥布拉是美国最具影响力的电视主持人,在奥巴马竞选总统的过程中,出力极大。因此他们关系密切是很自然的事情,但是这却引起了米歇尔很强烈的醋意。里奇是原美国足球和篮球明星,现在是奥巴马的私人助理。米歇尔认为奥巴马一有富裕时间,就和里奇混在一起,对此很不满意,要求把里奇赶走,但是被奥巴马所拒绝。

当然,奥巴马对米歇尔也有很多不满。米歇尔的全职助理人员多达24人,这些人的工资每年耗公费175万美元,奥巴马认为这一队伍过于庞大,在目前美国经济不景气的状况下,很不合适。但是米歇尔认为她的工作也很重要,她助理人数不能减少。(资料:肯尼迪夫人的助理曾多达40人,为美国历史上最高。克林顿夫人的助理仅19人,布什夫人助理仅18人。)Globe指出,米歇尔的妒忌心很强,她认为丈夫出风头太多,她自己出风头不够。此外,奥巴马对于米歇尔乱花钱也很有意见。米歇尔认为她代表美国人的形象,因此服装费不能省。奥巴马则批评她乱花钱,例如买500美元一双的运动鞋。

不仅如此,高娓娓锐利的目光还触及国内。她笑着调侃,据说剩女问题惊动了两会。是不是真的我不太清楚,倒是把我们这些海外的丑女和剩女们吓一跳。剩女有那么“祸国殃民”吗?NO。我们这些齐天大剩级别的剩女加丑女,在美国还很得意呢。不是经常有文章说老美连中国丑女都喜欢,更何况中国剩女本身高学历、高收入、高智商、长相也无可挑剔。我庆幸的同时,也分析中国剩女在美国成香馍馍的原因:文明的古国文化,老外认为中国女人很传统;中国本身在世界上的影响力,老外越来越多的接受中国和中国女人;中国女人身材娇小,看不出年龄;剩女本身素质高,条件也不错;老外求新求异的个性让他们更喜欢新生事物。

调侃归调侃,对目前剩女问题的分析,才是高娓娓真正想和我们谈论的核心

眼神媚惑,做女人好色妩媚惊艳风情曼哈顿的现代三毛 - 高娓娓 - 高看美国

初见高娓娓,都会惊叹于她和三毛的神似——一头垂直流泻的黑发,流浪的脚步,率真的个性,以及笔下的异域风情。高娓娓却说,我绝对不是传说中的三毛。三毛为爱浪流域外,而我则是为了看看世界究竟有多大多精彩。

高娓娓和三毛一样出生在重庆,她从小立志成为一个美丽知性的女记者。大学毕业后,高娓娓任职广州一家中英文杂志社。从最初的杂志到自己的传媒公司,再到中国新闻周刊英文版市场总监,高娓娓做的无一例外都是媒体行业。“像嫁人那样选择职业”,是高娓娓事业成功的一大秘诀。她说:“只有一直倾慕一个行业,才有可能忍受所谓的困难和挫折。就像你只有深爱一个人,才有可能和他度过漫长又平淡的人生。”

1998年,当高娓娓乘坐的飞机在美国曼哈顿上空掠过时,她就发现曼哈顿的魅力,决心要在这里找一份工作。这个突如其来的想法,影响了高娓娓很大一段人生。当时,她还是自己传媒公司的制片人,英文并不好。估量好自己的实力后,她锁定了美国的中文媒体,想方设法进了一家位于曼哈顿五大道的在华人中很有影响力的电视台。

“人生没克服不了的困难,有目标就去努力。”凭着这样的信念,1998年到2005年,高娓娓奔波于中国和美国,做着穿梭于两个国家间的电视制片人。2005年,她决定定居美国,从电视台换到《美国侨报》。在美国定居后的高娓娓,仅一年时间就在当地的社交圈混得风生水起。这个长发娇小的女人之所以如此抢眼,是因她无论走到哪里,都首先是一道让人眼睛一亮的风景。

 高娓娓会织毛衣,喜欢烹饪,更喜欢色彩艳丽风情的服装。在曼哈顿的各大同乡会,她是穿着美丽的裙子,扛照相机和摄影机的女记者;在一帮黑压压西装革履的外国人面前,她是穿着浓墨重彩民族服装,闪亮登场的智慧女人;在曼哈顿街头,她用艳丽的蜡染短裙配高筒靴,演绎中国女人的独特时尚,并风趣地向朋友调侃她的种种艳遇。

   高娓娓一直感觉迈阿密是个很性感的名字,不仅风光迷人,还有浪漫的爱情故事。她的艳遇,恰恰见证了她对迈阿密的这个感性的直觉。那是她到迈阿密为她自己的电视节目采访——关于中国公司在迈阿密的发展。有一个华人的公司被高娓娓锁定为对象采访。华人有个6岁儿子,是在美国出生的ABC。她每天去采访,他都尾巴似的跟着。小家伙很可爱,很礼貌,也很调皮。每次高娓娓下车,他都积极地为她开车门,走路时帮她背包,过街时还拉着她的手,吃饭时帮她拉凳子,拿衣服等等。鞍前马后,尽心尽力。

有一次,他在高娓娓的脸上亲了一下,然后很严肃慎重地跟她说:“你是我的第一个女朋友”。他还教育他爸爸说:“我们是男人,要照顾女生。”当高娓娓完成采访要走,她的小男朋友还向他爸爸要钱,买了一个米老鼠的小玩具送给她。高娓娓不禁高呼,迈阿密,多么容易产生艳遇的城市啊。天啦,我还有这等魅力,哪辈子修来的福气哦,迷倒一个那么年轻又绅士的小伙子。为此,朋友们还开玩笑说:“高娓娓魅力无穷,老少通吃,对男人所向无敌”。害得她得意了好久,自信了好久。玩笑归玩笑,笑过高娓娓话锋一转说,你可以看到这里的教育,男孩子从小就知道要怎样做一位绅士。

定居美国后,美国女人的温柔更让高娓娓感触颇深:大家都以为外国女人很强势,但她们私底下其实很会撒娇,总是很温柔地以商量的口气和男朋友说生活中的琐事,这是中国女人该学习的优点。”是啊,一个女人不仅仅要优雅漂亮,还要在工作中专注智慧,更要在家的时候很温柔很女人。                   

 再把我的书《高看美国》拿出来得意一下:

曼哈顿的现代三毛 - 高娓娓 - 高看美国

  评论这张
 
阅读(21640)| 评论(6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